?
?
?
?



横扫敌虏 气凌曹垣
——王厂血战
1943年秋,日本华北派遣军最高统帅部为摧垮冀鲁豫抗日根据地,大量掠夺粮食和军用物资,调集了10000余众的兵力,在飞机、坦克的配合下,对抗日根据地实行全面性的轮番扫荡。所到之处,杀人放火,奸淫抢掠,给根据地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。面对凶恶、残暴的强敌,鲁西南军民不屈不挠,奋起反击,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根据地,在抗战史上写下了英勇悲壮、可歌可泣的篇章。

?
献花 点歌 贡品 烧贡 敬酒

  9月中旬,鲁西南地委接到冀鲁豫军区关于日军即将进行大规模扫荡的通知,当即研究了应变措施。决定将全区的抗日武装力量组成三个梯队:朱程司令员、袁复荣专员率民一团、二十一团、骑兵连、专署机关一部为第一梯队,携电台一部,活动于成曹、虞城二县境,情况严重时跳越巨、菏公路,分区赵基梅政委率十九团、二十团为二梯队,携电台一部到东明、南华二县境活动;地委书记戴晓东、军分区副司令员张耀汉率独立团为第三梯队,携电台一步在中心区刘岗一带坚持腹地斗争,并供给一、二梯队情报,各县武装和程书训部反游击大队坚持原地斗争。之后,我部队就开始隐蔽封锁消息,并发动群众抓紧进行秋收藏粮,空室清野工作。
  日军对这次扫荡预谋已久,进行了长期的准备。从夏季以来,日军即频繁调动,囤积粮秣,修补道路,并派遣大批特务潜入根据地作周详的侦察,甚至玩弄阴谋,制造谣言,以迷惑我军。日军部署就绪后,即于9月20日,先以少数兵力扫荡我湖西地区金乡以南、曹县以东地区,企图压迫我主力向中心区靠拢。21日,集结在济宁、徐州、商丘等据点的日军第十军团所属三十二、三十五、六十五师团和骑兵第四旅团及各地伪军11100余人,配以汽车271辆,坦克9辆,飞机3架,在喜多诚一的指挥下,分10路向我单东中心区进行大规模的“铁壁合围”。因我军适时机动转移,跳至敌伪侧后,进行外线出击,所以,我主力皆未受损失。
  23日,朱程司令员及袁复荣专员率部驻扎到距曹县城西南20余华里的王厂村一带。王厂位于黄河故道北岸,南、西均依旧黄河大堤,地势险要,进可以攻,退可以守。26日,朱程同志为减轻湖西方面的压力,派曹县武委会主任郑美臣、曹县基干大队副政委孙亮亭率曹县基干大队、民一团第四连、分区骑兵连由火神台出发,赴曹东南吸引扫荡湖西地区的敌人。并对部队重新部署,决定二十一团派1个连把守堤口;民一团两个半连由桑玉山团长和魏明伦政委带领,特务连第三排由排长孙永明带领,加上1个骑兵班,指战员近400人,均随司令部驻扎在王厂;二十一团的其他连队撤出王厂,驻扎距王厂西北4华里的高堤圈。一旦敌人从东面过来,部队就利用王厂的有利地形,在二十一团的掩护下,往西北方向撤退。
  郑美臣、孙亮亭率部于26日晚赶到青堌集以南,部队分驻在郑庄、耿庄、和尚庄一带。次日晨,忽在正东方向发现日军骑兵向西游动,郑、孙立即集合部队在大堤一线设防,同时派出骑兵连赴王厂报告敌情。他们所发现之敌即是敌人的快速部队。敌人于25日夜半,自单县东南出发,人马一体向鲁西南地区扑来,敌人根据我军历年反扫荡的战术特点及行动规律,采用了“三面包围、一面诱伏”的诡诈战术,在压缩方向以步兵为主,且提前暴露,动作迅速,以便驱逐我军进入伏击圈;在诱伏方向则使用骑兵,企图待我退至其预定地区时,突然出击,一鼓将我歼灭。敌人以森定、中野、渥美、铃木诸部队为右侧部队,经陈楼方面西进,以宫武、夏目、山田锻治、宫地各部队为主部队,经赵庄、仲堤圈一线西进,搜求我军主力,另有一部急进队迂回前进,以便对我军形成包围态势。一场扫荡与反扫荡的残酷斗争迫在眉捷。
  9月28日上午,我军分区指挥所、专署机关、民一团、骑兵连等在朱程司令员、袁复荣专员、桑玉山团长、魏明伦政委带领下,在王厂村西北面约两华里的大堤下集结。这时,发现距我集结地约8华的正东偏北方向,有日军骑兵活动,并向我左侧迂迥。朱程司令员当即命令,将部队向根据地边缘靠近,避开合击,尔后再插到敌占区积极活动,以达到牵制敌人大扫荡的目的。但由于敌人来势凶猛,正当我军行动时,敌骑兵巳迂迥到我集结地左后侧,阻住了我军向西北的退路。数倍于我的敌人出现在东、南、北3个方向,向我集结地实施炮击。民一团团长桑玉山、团部总支书记何楚雄等同志当即中弹牺牲,战士和骡马也有伤亡。许多指战员要求掩护朱程、袁复荣等首长先突围出去,朱、袁首长坚决拒绝,他们沉着、果断地指挥部队突围。经过激战,驻扎在高堤圈的二十一团全部、民一团大部突出了敌人的包围。朱程司令员、袁复荣专员、魏明伦政委、军分区指挥所、专署机关及民一团一部和骑兵连置于敌人的包围之中。为了便于徒步作战,保全马匹,朱程当即命令骑兵连排长带领三排人员和一、二排马匹向根据地魏湾方向突围,留下一、二排干部、战士徒步作战。
  当时,我被包围的共100余人,携有轻机枪4挺,在朱、袁首长的指挥下,决心抢占王厂村,坚守抗击,伺机突围。当冲至王厂村边时,发现敌人已先我抢占村庄,并在民房门楼制高点以机枪火力封锁进村通道,企图将我军消灭于村外开阔地。朱程司令员便率部向西南方向撤退,至大郑庄,遇敌阻击,我们被迫抢占了郑庄村外西南的一座土墙围子。这座围子长约30余米,宽约20余米,土墙有一人多高,院内有放牛车的棚子和一座敞门灰房,堆放一些柴草和杂物。土墙外有一条小水沟,北侧五六十米处有一浅塘,土围子周围地形开阔,便于坚守。部队进占土围子后,朱司令员又作了布署,明确了任务,并向非战斗人员发了枪。骑兵连政委王仲儒和副连长指挥两个排坚守东南至西南围墙,民一团刘波参谋和团直属队指导员刘旋同志指挥民一团40余名干部战士和勤杂人员坚守正东至西北间围墙。全体同志斗志坚强,士气高涨,坚决表示:誓死坚守阵地,不当俘虏,为抗日流下最后一滴血!大家用双手和刺刀挖了简易工事,在土墙上掏了枪眼,决心打退敌人的进攻。
  8时半左右,周围六、七华里外的村庄和北面的大堤均为敌人所占领,对我军实行层层包围。进占郑庄村的敌人,在轻、重机枪火力掩护下,向我北面和东南面阵地进攻,东南面第一次冲击的敌人约30余人,最前面的10余人,我骑兵连二排以四、五班带两挺轻机枪正面抗击,以六班和三班作为预备队。当敌人猫着腰冲至土墙外时,我军机枪、步枪、手榴弹一齐突然开火,冲在前面的10余个敌人纷纷倒下,后面的敌人不敢前进了。敌人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。接着敌人又发起了第二次进攻,同样在我军火力杀伤下被粉碎,但我四、五班也近10人伤亡。于是将剩下的战士合并为一个班,退居二线,第一线由六班和五班坚守。大约11时左右,敌人第三次向我东南、正东和东北方向方同时进攻,火力紧密,冲杀凶猛。仅向我东南方向冲击之敌就有100余人,冲在最前面的是由20余人组成的突击队,在少尉长绳、伍长冈部的率领下,狂呼着向我阵地冲来,并向院内投掷手榴弹,我英勇的战士以步枪、轻机枪的密集火力有力的杀伤敌人,并向敌人投掷集束手榴弹,这样,冲到土墙外的敌人又有10余人倒毙了,但我六班的机枪手也中弹牺牲,副连长马上拿起机枪向敌人射击。由于敌人后续兵力连续向我冲击,有10多个敌人已爬上我正东和东南方向的土墙,向我院内冲杀。战士们抗击,把爬上墙的敌人用刺刀捅下去,墙外的敌人在我杀伤下也无法前进。我军就这样打退了敌人的第三次冲锋,击毙了日军少尉长绳和伍长冈部,敌人在土墙外横尸30多具,我们伤亡了20多名同志,朱程司令员的胸部也中了机枪穿透伤。
  上午12时以后,当我军调整组织、准备再战时,敌人野蛮的向我院内施放了两次毒瓦斯。开始,部队战士感到惊慌,魏明伦政委是个有战斗经验的红军老战士,他立即高喊;“同志们,不要慌,这是催泪性毒瓦斯,大家都背风,把毛巾湿了捂住鼻子。”但还是有少数人中毒昏倒。下午1时左右,敌人的各种火器猛烈开火,再次向我发起三面冲击,战斗比上午更激烈。魏政委又高喊:“同志们!要坚决同敌人拚到底,为八路军争光,为牺牲的同志报仇。”许多负伤的同志都拿起武器,坚守自己的岗位。这时,在我二排阵地上,有10多个鬼子冲上土墙,有的已突进院内,东北方向也有敌人爬入墙并突进院内。在及其危急的情势下,骑兵连副连长指挥二排坚守前沿,用一切火力杀伤继续向我院内冲击之敌。王仲儒带一排的三、五班同突入院内之敌展开肉搏,有的刺刀拚弯了就用枪托砸。二班副班长身材高大,一个人就刺死两个鬼子,有一个战土刺中了一个鬼子心窝的同时,他也胸部受重伤,鬼子死了,最后他也壮烈牺牲。突入院内的敌人终于被消灭了,这是我们第四次粉碎敌人的进攻。但是,魏明伦政委、骑兵连副连长也中弹壮烈牺牲,刘波参谋身负重伤,多数同志都满身是血。朱程司令员指示清查人数,继续战斗。一清查,我们只剩下30余人,编成4个战斗班,继续坚守,并动员部队“要坚持到黄昏,准备突围!”大家一致表示:我们一定坚持下去,决不给八路军丢脸,一定要为牺牲的同志报仇! 从下午3时以后到4时前,敌人暂时停止射击和进攻,战场上一片沉寂。4时后,敌人突然向我院内炮击,轻重火器同时向我射击,敌人又开始向我军四面进攻,南面的土墙被炮火击塌一段,院内的同志又伤亡三分之一。朱程司令员因头部中弹,不幸牺牲。敌人冲进院内,指导员刘旋带着院内仅有的几名战士跟敌人扭打在一起,但终因敌我悬殊,战士们有的重伤,有的洒下最后一滴血。敌人进院后,对受重伤的战士残酷地用刺刀刺死。
  在这场历时8个小时的激战中,朱程司令员、袁复荣专员、桑玉山团长、魏明伦政委等100余名将士为祖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。他们的豪然壮气,惊天地而泣鬼神,就连敌人也不得不为之叹服。10月13日,天津日伪报纸《庸报》在第一版的显着位置,刊登出日本战地记者关于王厂战斗的报道,描述王厂战况的残酷、猛烈。日伪报纸承认,在朱程司令员的“决死抵抗”、“必死指挥”下,苦战8小时,日军也受到了严重损失。
  王厂战斗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,迟滞了敌人的扫荡步伐,给我二、三梯队的安全转移、群众空室清野赢得了时间。
网络花园文学网